Posts Tagged ‘臭’

<打發三十分鐘的往事>

010313

漫長的火車路上,就只可以睡覺和發呆。
發呆其實很有趣,你好像想了很多也想到很遠,
但其實你什麼都沒想過。
你看得見外面景物,
但其實你什麼也沒看見。
到想要回憶起自己想過什麼時,
你完全記不起那空白裡有過什麼,
反正就是一堆腦也抓不住的念頭。

總有人問假如你是超人,最想擁有什麼超能力?
當時年紀小血氣方剛,
答案大多是希望可以隱形,去看心儀的女同學洗澡,
不用偷偷摸摸,
而是可以舒服地坐在廁所一旁吃著軟雪糕欣賞她最自己的一刻。
冷靜細想,難得可以隱形,
定要偷看更大膽更不可及的對象,
相信當年的我會去探望一下陳慧琳。
但再仔細想,眼看為何不動手,之後就可能會隨處亂摸到處亂吻,
再下去,
會發展到放肆地隨處強姦男女老幼。

當然,長大後不會再這樣兒戲。
事情考慮多了會知道隱形得了自己郤隱形不了精液,
現代科技只要查一下基因便知道鄰家陳太是你幹的、
鄰班阿蓮是你幹的,就連阿蓮的弟弟都是你幹的。
隱形了,警察也抓不到你,
你還可輕輕鬆鬆強姦署長老婆以作復仇。
可是要承受一切白眼一切指責的就落在家人身上,
你這死變態還有良心可言嗎?

當年,鄰班阿蓮問完我之後對我說,
她最想擁有能辨認出放屁源頭的超能力,
因為她覺得男生們經常偷偷在班房放屁太臭,
令她不能集中聽課,要是她知道是誰放的,
必定立即擧手報告班主任加以處罰。
還記得當年我聽到這種無謂的超能力時心想,
要是我隱形了,第一個就要強姦阿蓮你這個死白癡,
日以繼夜地,直至你習慣被強姦的狀態後,
我會隨意找一個下午,突然轉成肛交,
在無所適從心理壓力大增下,把你肛交直至失禁。
之後你每天不由自主地漏屎放屁,
我要你辨認出自己就是臭的源頭,
你自身就是萬惡的根本,
然後你必須每天不停的向班主任擧手自首。

你或會放棄食肉,放棄最愛吃的燒豬頸肉,
對了,我記得阿蓮最愛吃泰式燒豬頸肉,
可憐的你要茹素,
希望能減輕一點濃烈的臭味。
你連外出看醫生的勇氣都沒有,
於是自己在家嘗試用名牌香水灌腸。
等到夜深,又鑽進街角的男公廁,
偷走那幾顆在尿盆上發黃的香珠,
回家把香珠一粒一粒的用內窺鏡縫滿整條腸道內壁,
你就只一個人在夜裡孤單地承受著劇痛。

可惜,長時間的嘗試只換來更怪的臭味。
你會開始放棄嘗試,開始懷念本帶著果香體味的自己。
你一直憎恨著隱形了的我,
經過長久的自處和面對著於事無補的憎恨,
你開始歸咎自己,生起輕生的念頭。

人生就是這樣的,當不幸降臨時,源頭經已偷偷地溜走,
到最後總只剩下自己一個去面對,你以為朋友家人的鼓勵會起作用,
放屁!他們也是盡力忍著呼吸難受到死來跟你聊天,
心裡都不想跟你多談半句,
更何況他們的安慰對現實一點幫助也沒有。

憎恨自已是你最後必經的路。
你一口氣跑上大東山頂峰,租了遠離行山路徑最遠的一間小屋,
關起所有門窗,準備用自己的屁引爆自盡。
你預計只要一小時,自己的屁就能充斥著小屋,
但不到一會,你發現才三十分鐘,屁已經填滿小屋每一個角落,
原來你比自己想像中更差更臭。
想也沒多想,你擦起一根火柴引爆自己,
身體爆發成小塊彈射到山頂四周,
行山客卻理所當然地掩著口鼻以為是牛屎。

我不知道為什麼在漫長的火車途上會記起阿蓮的故事,
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記得這次發呆的內容。
看看手錶卻原來只過了三十分鐘。
成長過後越了解自己便知道自己欠缺些什麼,
再選一次的話,我想擁有不會暈車浪的超能力,
可以在車上閱讀,打發時間而不會感到反胃的超能力,
以免下次發呆時又再想起一些不想記起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