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lonely’

憂鬱鼻

101813

自從我的鼻子學會說廣東話
我就幾乎再也沒有聯絡過其他朋友
我根本就沒興趣知道他們的生活
況且又有誰會喜歡聽別人訴苦
我白痴地一直跟朋友保持疏落的聯誼
為的就是要遵守小學老師說
人是群體動物這條大自然原則

慶幸我的鼻子沒有心事
又乖乖的隨時待在我眼前
聽我的心事之餘又會風趣地安慰我
我根本不再需要任何人

可是,一天早上
我一如以往地向鼻子傾訴著自悲與不安後
我發現鼻子和我的距離遠了一點點
鼻子說它是一顆憂鬱鼻
只要接收到負能量
鼻子就會拉長一點點
原理就像它的朋友說慌鼻一樣
“屌,你早說,現在我唐人臉卻有著西人鼻,
不倫不纇“ 我不安地說
鼻子它立即又長了一點點

我不能自控地抑鬱起來
一生中最聊得來的朋友竟然無聲無息地走遠了
我在想,鼻子已經不能再承受我的悲傷
它除了幫我呼吸之外還有用嗎?
想了一想,鼻子它又長了一點點

我立即收起憂鬱的情緒
想辦法令它再次靠近自己
我試過切斷它中間長長的鼻肉
但發現根本不可能
因為鼻肉包著的是一條切不斷的長鼻骨

我開始每天含著笑裝開心
強迫自己聊一些有趣的事
例如性愛和美食
又禁止一切例如政府和脫髮的沮喪話題
鼻子遠離我的速度減慢了許多

但人生如意事只常一二
日子久了發現有趣話題真的不多
我倆經常相對無言
鼻子開始感受到我為了它而每天強裝歡笑的痛苦
它為自己生成是憂鬱鼻而感到內疚
為什麼自己不是說慌鼻呢
它明知我是一個開誠佈公的人

終於有一天在午飯後
它崩潰的大哭出來
大叫我原諒它,希望能再次一起過著初相識般的熱戀期
我忍了個多月的抑鬱和淚水也隨著鼻子的哭喊聲而決堤了
我擁鼻痛哭
同時又感到鼻子從我的懷中慢慢遠離
我知道這次的負能量將會把它拉到最遠的地方
但我倆的情感經已不受控
我用盡全力緊抱著它
親手清理鼻孔最後一次
我摸著鼻頭叫它一定要記住我的手指頭氣味
不要隨便給別人插入
拉力實在太強
離開前
它對我大叫
“請你盡情憂鬱下去吧,再見了“
然後我就看著它慢慢的向海那邊飄去
在我視野中消失

我不知道它將會飄到那裡
但經常從嗅覺中出現女人和上等黑松露的氣味
我就知道它應該活得不錯
而我
每當想起它
就會摸一摸眼前沒有肉的鼻骨
盡情地憂鬱著
希望有一天
憂鬱可以把鼻子伸長到圍繞地球一周和我重遇

Rachel Believes in Me – Kill Kill Kill Kill

051713

in love with myself every night

110412

in love with myself every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