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波幅 二

031410

在醫院住了已經有十日
醫生依然不讓我出院
而事實上
我腦袋經已連繫不到上唇以下的地方

你有聽過 “日常生活” 四個中文字嗎 ?
我很討厭它們
家中所有言語的字典
只要提及 “日常生活” 的都給我剪去
就算是俄文

一年來
每日遲睡早起迫車勞動放工休息
就是我的 “日常生活”
也就是我討厭 “日常生活” 的原因
別人說人生苦而短
每日慣常的生活我才不要

當家人朋友老土問你
“最近好嗎 ?”
你要是回答
“幾好呀 你呢?”
“過得去啦咪又係咁”
“都係咁啦冇咩特別”
此類欠缺實質事例的廢答案
相信你的生活已經是 “日常生活”

要有日異的生活
至少每日要有一件實質事例
去顯示出當日和別的日子是有所不一樣
要多采多姿日日奇異的生活當然難
但坐言起行自己要為自己人生負責

所以當日
我下午二時十二分睡醒
懶散的打電話通知同事請事假一天
四時二十八分
到大快活品嚐一個雞中翼沙律紅豆冰
五時十一分回家午睡
醒後感到十分滿足
自大學後整整一年沒有過的生活
我懷念這種陌生又頹廢的生活模式

到街上走
經過便利店
模仿房祖名在電影<<早熟>>中橋段
我拿走一排雞精往街外狂奔
心想被店員追捕的經過定能成為今天的高潮
可惜跑太快
他人根本追不上

這次失敗我了解到
當我為自己今天帶到高潮的同時
也會為別人的日常生活添上新意
以偷雞精一事為例
我去偷  店員去追
兩人同時而且互動地分享著一個高潮

我要幫世人脫離日常生活
我要為世人帶來不一樣的一天

我喝掉整排雞精
立時渾身是勁頭腦清醒
經過一段助跑衝出公路
迎面撞上一架亡命小巴
昏迷前的一刻我是興奮的
自己完成了特別的一天
又和小巴上所有人分享
經已滿足

在醫院住了十日
上唇以下癱瘓
過了十日最討厭的日常生活
我知道
二樓心臟科的護士在討論我
手中的一杯水正在監視著我
五樓胸肺科的醫生想可憐我
無線兒童台的編劇要訪問我
地下的馬面牛頭準備玩弄我
香港一支地下樂隊唱關於我
台灣攝影師不停在攝取著我

我只想為自己生活增添話題
只想好好為自己人生出力
就是大力了一點
有錯嗎

維港時間囊

031410

親愛的我 :

當重新看到這三張維港唱片
一個小小的casio電子琴
一堆偷來的網址日誌
還有數張貌合神離的合照時
我希望心情已經平靜過來

我把這時間囊設定為十年是有原因
當日
我對你的欣賞實在有點過份
雖然我知道只是純粹的欣賞
但旁人只會感到是無能的愛情

當晚
自從與你交談不過二十句的那一晚
我感到自己有點過熱
你會因為太欣賞一個人
而想成為他嗎?
天生的一個你為什麼過得不像他?
你知道這是沒可能的時候
會感到無奈沮喪嗎?

那種無奈
令我緊緊咬著拳頭
拳頭的痛令無奈減輕
咬破的手指湧出像豬紅一樣的血
血滴在電子琴上
我嘗試像你般彈出一個 “DO” 和一個 “FA”
聲音卻變成 “豬” 和 “紅”

那一種無奈
令我發現要把你隔離

就在那一晚
我到淘大商場
買了一個一百三十元的時間囊
將唱片電子琴和記憶通通放進去
在閉幕的一刻
我把唱片壓住電子琴的”豬”音 和 “紅”音
好讓這堆記憶能在泥土下叫喊直至四粒4A電用盡

我跑到西灣河太安樓後面的一個公園
記得小時候在這裡的一棵芒果樹下
好好安葬過我最愛的兩隻烏龜
芒果樹上有四個青綠色的芒果
我不停往下掘
不停往下掘
停往下掘
往下掘
下掘

一對啡色的龜殼依然恩愛的排列著
我把時間囊放在旁邊
從衫袋抽出兩個一元
放入龜殼中
合十雙手
就像歌裡說
對於我欣賞過的你
我都會任由
任由它自己飄走

泥土把一切的記憶蓋過
深夜的公園裡
我依稀聽到電子琴從下發出 “豬” 和 “紅” 兩個音

就在這最後的一晚
烏龜將要帶走我的記憶之前
我在西灣河公園
哼住你的歌
獨自跳起舞來

路過公園的旁人
依舊笑我無能
我知道
我只是純粹的欣賞

人生波幅

031410

“你是那一類人?
愛驚喜還是愛平凡?”
你側著頭用最底度數的風筒吹向半濕的頭髮

要是在工作時間或晚飯進行中問我
我是絕對不會去思考的
但這問題出現在一段沒有味道的做愛過程後
我實在有太多時間去思考

“我這二十三年生命中
都沒有太大的波幅
最大的可能是我兒時做手術的兩三天”

“你?手術?什麼手術?沒聽你提起過”

“你洗澡前才看過”

“哦 是包皮嗎 ?”

“相信這是我生命中最大波幅了”

“平平穩穩這就最好不過啦”

“你認為?”

“平平穩穩有什麼不好?”

“我這二十三年的人生就如一條直線
由出生那天向前看就是一條一望無際的直線
最多只會被那割包皮的小波幅阻礙了一點點視線
認識你可能就是第二個小小的波幅
不過包皮的波幅一定比你大”

“車”

“就說當我坐火車的時候
旁邊的空位永遠都沒有人坐
人們都寧願站著
他們怕打擾我的生活
他們怕影響我的正常運作
又好像人們大便時都會有一些意外
電話掉到水中啦 有色狼偷窺啦
有人撞門啦 在廁板上染到性病啦
而我二十三年來都只會正常地完成整個過程
差不多六千次大小便中每次都一模一樣地完成
就是一點驚喜都不給我”

“最起碼你完成啦
別發傻了”

“我掙扎過
我故意地去出錯
我把工作搞垮 我故意在同事面前挖鼻
我故意不穿內褲 我故意不拉上褲鍊
我故意坐到人們的身旁 我故意大便時不關門
我故意在麥當奴吃著利園的蝦餃 我故意跟你說分手
反抗都不見有效
我們的感情繼續直線向前
我的生命又繼續回歸模式
每一日的生活都似曾相識
和昨日的
和前日的
我知道只要繼續這模式去生活
就會以一直線地走到終點
一生值得記下的就只有包皮”

“難道你想生命大起大跌
每日有著層出不窮的事發生你才安樂嗎?

“當擁有我這樣的直線時
大起大跌又算什麼”

“我頭髮乾了 你用風筒嗎?”

“不用了反正它最後都會乾
你可以幫我個忙嗎?
我想掙扎多一次
想要一個比包皮更大的波幅”

“哈~你就是要反抗到最後嗎?
好 我幫你一把啦 傻豬”

“你閉上眼就可以了”

“搞什麼鬼主意 ?”

我向她額上吻了一下
走到窗邊一躍而下

我為自己製造了人生中最大的波幅

尋找傾訴對象

020810

我都幻想著一天
幻想著有一天可以躺在空曠的吐露港公路
被從天上掉下來的重型貨車緊緊的壓在我頭上
頭被壓得死實
被壓得似衛生巾一樣薄
所以煩惱心事會隨著腦漿慢慢地流走
要是你的車剛好駛經
請你用輪胎
就像衛生巾一樣
把我的心事吸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