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租屋內》

032313

下班回家,
我都會把耳朵貼到客廳的牆,
聽隔壁幾位少女的生活。
事實上,我還未看過她們的臉,
因為每晚我都把自己困在房中。
但從她們的對話內容猜想,
應該是幾位少女。

分租屋內浴室是男女共用的,
所以只要留心聽到她們走進浴室洗澡的一刻,
我都會準備充足爭先排在之後。
她們洗澡過後門一打開,
我都會低著頭不顧一切的衝進去脫光光,
就生怕浴室內她們用過的熱蒸氣散得太快,
不能好好地全面包圍著我的身體。
相信我,那種少女香會令你放棄儲了一輩子的所謂道德和原則。

但你心理上要有所準備,
因為濃霧般的少女香蒸氣散後,
就只會看見自己鬆弛的肉團,
顏色像麥皮一樣不吸引的身體。
現實會把你推到孤單的新高點,
難受得又生起要輕生的念頭。

你一直以為自己享受著孤單的感覺,
這一刻才發現,
原來只是身邊奇形怪狀的人令自己產生孤單也不錯的幻覺。
先別說我長得也很醜,憑什麼批評別人。
的確,理論上我是一條醜樣,但你也不妨照一下鏡子,
不論再怎樣打扮,從鏡子看到內裡,同樣是絕望無能的醜。
但你依然每天不自量力地批評著。
批評過海巴士遲到要你等太久時,朋友的約會你也未曾守時過。
批評人家電影拍得太爛的同時,你連拍下自己和女友做愛的片段都爛得提不起我性慾。
那怕你是世界上最垃圾的人也可以批評別人。
因為在你眼中,只看得見自己,其他都是垃圾。

走在街上,地鐵車廂中又或是用餐時,
聽到的都是一些人批評著同事、家人、上司、藝人甚至陌生人。
在車廂中有一百人在跟朋友批評著同事多笨多累事。
照道理在地球的某一方,應該也有一百人訴說著自己多無能笨拙,連累同事遲下班。
但這不可能發生,你只會聽見二百人在批評的聲音。
這證明了我們互相都是垃圾,
生來一刻就開始著腐爛的過程。
我們比不上垃圾,連循環再用的價值也沒有
你我沒有更好或更差,都是同一水平的廢物。
那怕你是藝人、科學家或是政治家,
拉出來的屎我連吃一口也不感興趣,
隔壁的少女蒸氣只算是較香的腐臭味而已。

《傷心的時候去接生》

103011

我抱著你剛出世的女兒
雖然我不是經手人
但我卻是第一個抱起你剛出世的女兒
雖然我們都沒有做個丁點兒的預防措施
但請你別誤會
我絕對不會是經手人

因為我肯定每次和你做愛時
都在月經潮的時候
你是第一個邀請我在紅潮中做愛的女生
那次我既驚扯起
因為聽說紅潮時做愛風險都很高
應該是染病的風險很高
但我不明白為什麼人們都認為對方是骯髒濫交的
要假設每個人都壞的想法實在太令我失望

也有人說血液會進入陽具的尿道
之後凝結成為血塊
阻塞後你便會成為不舉
我不能證實這個想法
反正我相信只要射精時
加強一點力度
只要努力
就可以衝破一切障礙
那怕是你一點點溫柔的血塊

但事情發展到最後
我卻希望她會是的女兒
可能是我愛你吧

為求證實女兒的真偽
我把她的臍帶剪掉
將臍帶放入錄音機打圈
急不及待的按下”播放”按鈕

聽到錄音機播出
“爸爸, 爸爸”

我感動得淚流滿面

是你的 我都不會介意

031410

我和你難得在廁所碰面
珍惜著和你說早晨
你依舊自我地大便
我對鏡刮鬍子
你問我會否介意用我的剃刀刮腋毛
我十分介意地准許
你用剃刀剃著腳毛
我哼著飲歌洗澡
你吃著我細心為你準備的煙肉雙蛋
喝著濃烈的黑咖啡
我吃著為自己隨便準備的白粥油炸鬼
喝著平日的鮮牛奶
報紙的財經依舊歸你
娛樂依然屬我
你看著股票上落破口大罵
我看著娛樂頭條尋找星蹤
你抽出一盒尼古丁燃點
我求你讓我一次
你狂抽一口
噴進牛奶樽
看著白牛奶慢慢轉成灰色
我把它喝光
是你的 我都不會介意
我拿起木結他
輕聲彈著貝多芬電子回魂曲
你卻大播的士高搖頭樂
我便放下結他 吹著鄉村口琴
混雜尼古丁咖啡因搖頭樂
你不停搖頭大讚興奮
我遞上牛奶給你清醒過來
轉眼你經已在吸著打火機廢氣
大聲叫囂陰沈傻笑
又突然衝到露台準備一躍而下
我使勁地抱著你
只差那麼的五公分
滿身冷汗的你
露出一張簡單的瞼 照樣傻笑
口中不時吐出幾把聲音
我情急生智
使出在無線劇集所學的功夫
對準頸後一拍
你暈倒地上
我抱你到床
用口琴吹著搖籃曲安撫你
可惜毒素未退
一首搖籃小品你當作搖頭樂章
不停抽搐
打鬧著要吸打火機
是你的要求  我不會介意
用紅色大繩將你固定床上
仍然的大動作抽搐令床有點受不住
我把三個不同顏色的打火機駁上喉管
同時發放廢氣給你享受
你慢慢靜下來 又再傻言傻語
看你滿足開心的面容
我這一刻覺得十分幸福
坐在床邊捉著你軟灰的左手
口琴吹著經文伴你上路
希望下世投一個好胎
或許作一個石油氣罐
有著一世吸不完的廢氣
可以混沌飄蕩地過日子就最好不過
其實我十分介意你用我的剃刀

補習老師

031410

「明天要背默出師表嗎?」 女孩問
「是…隨隨便便看過一次了」 我伏在桌面答
「唸一次可以嗎 ?」 女孩溫和地說
我懶著腰唸了幾句…

從說話的溫柔度來看
她應該是第一次替人補習
對著我軟皮蛇的表現
她被氣得面紅
但依然裝出笑瞼 說話依然禮貌
面前一個純真的補習老師
我不忍心反抗她

「你高我兩年級 ?」
「對…快唸一篇出師表再說」

細小的房間在床邊迫出一個位置
放上一張方桌兩張摺椅
她坐黃的我坐藍的

「你有男友嗎 ?」
「家人不許我有婚前拖行為」 她底著頭
「那….」 我奇怪著
「結婚後才可以和丈夫拍拖…」 她知我不了解

穿著稱身的 polo 淺藍上衣
及膝的白短裙
深藍色的便鞋
看不出是個保守女孩

「快唸一篇出師表可以嗎 ?」 她笑著說
「你可以試試把頭髮分一個八二界 現在的你很老土」
她不作聲
「如果你髮型是八二分界 我一定喜歡死 女孩子梳八二界最好看」

她不作聲底著頭
用手隨隨便便的弄了一個七三界
然後望著我
「好看多了 不過還差一點點 這是七三界」
我伸手幫她梳一個正宗八二分界
「女孩子本來就是這樣 你本來就要這樣」
她面紅得發紫
離遠也聽到她的心跳聲

「你可以教我多一點嗎 ?」 她用微弱的聲線問
「我教你 ? 教什麼 ?」
「總之就是男女之間的事…例如接吻」

我衝到她面前 兩嘴之差二毫米
她雙眼緊閉 鼻在大聲的吸氣 嘴緊緊閉著
「錯錯錯錯錯 接吻時你嘴要有所準備 微微伸出 迎接我嘴的來臨」

我就吻她一吻
她雙唇柔軟粉紅
可惜動作生硬
我用力吻過五分鐘都無法撬開她兩張唇
嘴唇露出丁點倦意
她不經意用舌頭衝過我嘴唇防線
疊在我舌頭上
這”舌疊舌”發生的一秒間
我推開她
「耶 . 衰人」 我大叫

被我一推
她張開雙眼
貌似如夢初醒的賠不是
「對不起對不起」 她底下頭摸著唇道歉
「法式接吻是下一堂課程 不能跳步 來 , 溫習一下剛才教你的港式接吻」

就這樣
每次我媽給她補習費
她都會即時轉交給我
我的補習時間也成了她的補習時間
而出師表
我依然只會三句
「今當遠離 臨表涕零 不知所言」

乳頭味

031410

今天是你離去後的第十個年頭
你的氣味仍然週旋著我

當年我們還小
在班房我們不敢相認
在街上我們都不敢同行
還記得一九九八年的暑假
你父母往內地探親
我們難得同居了整整兩個月

每晚都生怕你的父母突然折返
但又不願錯過和你相處的時間
就算逃走路線演習了過百次
都未能令我安心
就算鄰居小小的門鎖聲
都足以令我失眠

在炎熱的晚上
你我赤裸著
你愛抱著我的頭放到你右胸上
你說這是十分溫馨的一個姿勢
我說這令我感到渺小
但我更愛嗅著你的乳香伴我入睡

這十年我過得不易
但慶幸在你離開的一刻
你親手把你右邊的乳頭留給我
你說你最懷念的
便是在那炎熱的晚上
抱著我在你右胸上入睡的情景

我不能留給你什麼
但十分珍惜你留下的乳頭
只怕留不住乳頭上你的氣味
就在那一個夜
我走到你家附近
重溫著我們演習過的逃走路線
想起你向我解釋自創的手語暗號
想起你畫給我的大廈平面圖
想起你教我避開八卦多嘴看更的方法

在你家的後樓梯
我用襟針將你的乳頭扣到我右邊鼻孔內側
就在那一個夜
在你家的後樓梯
我再次嗅到你的乳香

就算鄰居的門鎖聲再大
我都想你能再次抱著我睡
可惜我左邊的鼻孔永遠都感受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