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西人交馬龍

031910

我是個西人
我叫Karl Malone
三年前從澳洲來港定居
十分喜愛香港
我甚至為自己取了個中文姓名
叫做交馬龍
有龍又有馬感覺十分精神

我有位中國藉老婆
有一子一女 都不到十歲 漂亮到不得了
因為都是混血的

我愛香港 雖然它很擠迫
但沒所謂
反正只要你是西人
什麼事都會事半功倍

我們一家住大屋養了兩隻貓
請了兩個傭工幫手
生活十分美滿

可惜一切都是過去
前幾天我已經開始了在監獄的生活
就因為我的混帳名字

上星期日是我們的家庭日
如常地到公園嬉戲
途中女兒發現她的錢包不見了
她十分慌張的哭起來
我們都安慰她 陪她一起到警署報案

到了警署
一位看來二十出頭的女警接待我們
笑容親切有幹勁

“有事可以幫忙嗎?” 女警問
“我女兒遺失了錢包十分慌張”
女警彎下腰摸著我女兒臉龐溫柔的問 “小妹妹 你叫什麼名字呀?”
女兒依然低著頭慌張地答 “我們都姓交”
女警立即站直大叫 “什麼?”
女兒被嚇怕大哭著說 “我們都姓交呀…鳴鳴鳴”
女警對我怒目而視說 “小妹妹 不用怕 是不是你爸爸媽媽都迫你性交?”
兒子看不過眼問 “我們一家都姓交! 有什麼不妥呀”
女警十分激動扯著我說 “你知道他們都只是小孩呀!”
老婆看見女警莫名其妙想拘捕我都激動起來說
“我嫁給他以後 都被迫跟他姓交啦 嫁雞隨雞 有什麼不妥”

說時遲 那時快
我已經被三名男警員壓著
將我和家人隔離
好像認為我會恐嚇到他們

在被拖入去之前
我盡力回頭望望家人
他們三個都哭著叫嚷
大家都不明所以發生著什麼

在房中
警員都用藐視目光望著我
我甚至聽見那邊的兩個警員說我變態

我實在忍受不了那些委屈
直至到我的律師進來
我崩潰了對著他大喊
“我迫子女跟我姓交有錯嗎!”

聖誕祝福

031410

聖誕時節
滿街都是聖誕歌
一邊播著英文版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另一邊又播著中文版
“增高包 增高包 食左會增高”
聽多了感到反胃
中國現在要反西方聖誕
我沒意見
但假期一定要有

回想起一年前在澳洲
趁著回港前幾天
在街上做過聖誕老人
隨便地認真準備聖誕帽,衫,鞋,襪..最重要是聖誕老人鬍鬚
其實此舉沒有什麼目的
我一心只想和途人分享我的最愛

還記得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廿十五日
天還未光便起床
把一磚磚豬紅切好
放入一個黑色大袋
披上聖誕老人套裝
出發到一個旅遊熱點
滿街都是人
他們見我一身聖誕老人打扮
紛紛上前要禮物
我從袋中拿出幾磚豬紅
扯開途人襪子
硬把豬紅往裡頭塞
豬紅和腳汗配合得很好
香味隨即四散
途人不停地要求我把豬紅塞到襪子裡
遇到幾個穿涼鞋的
又硬要我把豬紅夾到他們腳趾間
他們很變態
我很怕
做了幾天便退出
不過起碼目標達到令人人愛豬紅

回港後
失業多時
從行李箱中拿出聖誕老人套裝修改一下
把長長曲曲的聖誕老人鬍鬚熨直
再次披衣上陣
到各大商場做新年財神派豬紅
一衣兩用 十分環保
可惜港人不願接受新事物
豬紅知心友一個都找不到
望著對面的電器店
幾位露腰又露腿的模特兒卻大受歡迎
被三十多個所謂攝友圍攻
我見機會難得
靜靜地將豬紅塞入攝友們的襪子
默默地送上我的祝福

黃炳先生

031410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零
一九八四年一月一日零時零分
黃炳先生在全球人口的倒數聲中逝世
病房中的電視播出強烈的歡呼聲
臨終前他的最後說話是叫家人不要為此難過
世人為他的死倒數又為他的死而歡呼
他本人相信自己的死對世界有百利而無一害

家人在隨後每年都沒有為新的一年倒數
各地人們興奮地迎接新一年的來臨
他們都在迎接萫黃炳先生的離逝週年紀念
為了可以慶祝新年倒數
他們選擇在一月二日又聚在一起
一家人看著一月一日的倒數電視節目錄影帶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零
比世人遲了一整天去慶祝
是為了分開傷心又開心的一月一日

鄰居們在每年的一月二日零時聽見他們在倒數大叫
感到十分吵耳
決定每年一月二日零時都報警投訴
警局因為每年一月二日零時都收到投訴
決定每年的一月一日下午都派警員預先到訪提醒他們一家盡量將音量收細
可惜他們的自私行為沒有改變
和鄰居們的爭執因此日益嚴重
被周刊報章訪問
最後更成為國際新聞
世界政府不想他們的爭執擴大
決定將除夕夜定為一月一日
每年的第一天定為一月二日
黃炳先生的死對世人有著深遠的影響

豬雜蛋糕

031410

高級的西餅哦
你們不單外表吸引高貴大方
而且味道豐富一吃上癮
絕對是所有喜慶場合的必送佳品
今天想念你們
走到西餅店精挑細選了四件各有優點的西餅和家人分享
站在煩囂鬧市中的一間西餅店內
感到無限寧靜
心中煩惱一掃而空
身份都高了幾級
拿到櫃員機旁準備付款
其中一名女員工負責點算西餅
另一名員工負責打單
點算過程中女員工叫出西餅的名字
“一件豬雜..”

我腦中立即出現數百張牛雜豬雜的影像
她繼續讀出餘下西餅名稱
我不想再聽
我害怕西餅不再高貴
我憎恨她用”豬雜”來形容西餅
我蓋起雙耳大叫
她呆了
我說 “我不買了可以嗎?”
“不行” 她說
“難道我有要了一件豬雜西餅嗎?” 我恨自己說出這個名字
她答 “朱古力雜果卷是你第一個要的, 簡稱朱雜”

我雙腳乏力捧起一盒西餅上路回家
西餅形象已死
我真的接受不了這種所謂的簡稱
更加不能接受年青人的潮流用語
香港人真的這麼趕嗎?
說多幾隻字都懶
正如好好的一個 “外賣”
被人叫成 “拎走”
都不夠
要叫成 “行街”
字數不變
那原因何在 ?

回家後
我一件都吃不下

睡前”典”下床

031410

新聞報導香港快將有的士可以連接上網
訪問鬧市途人
“好呀~正呀~坐的士冇野好做,
有得上網搵下資料,繼續做野,唔好浪費”
多數人反應良好

其實而家個世界 “駛唔駛去到咁盡”
個社會已經快到冇曬空間
令人冇思考思想空間…
簡單一層連諗下野既時間空間都冇

一早起身上班趕車
車途中有大把選擇打發時間
mp3隨身聽, 收音機, 都市日報, 雜誌, psp, ndsl, pda, 電話 java game, 傾八卦電話……
真係太多選擇
有時耳聽 mp3
手打 psp
load 機中途仲有幾秒睇下都市日報
咁樣先叫用盡
咁先叫享受

可能性多了, 選擇更多
午飯時間難得一班同事
當然把握時間連機打個盡興
放工  車途上又再打機聽歌
回家難得空閒當然要盡情打機聽歌
大便時間太長更加要打機聽歌
打至筋疲力盡
聽至耳根爆裂
上床合眼即睡
再簡單一層連胡亂幻想的空間都沒有

記得兒時睡覺前在床上要 “典” 一陣子才能入睡
就在那幾分鐘閉起雙眼
漆黑中   可以想出很多無聊事
例如回顧當日的電視劇情, 幻想明天上學的情形…..
甚至一些重要的決定都會在那幾分鐘的漆黑中定下來
現在選擇太多
在各樣電腦玩樂前捱至體無完膚才肯爬上床
一躺下來不夠數秒已經沒知覺

一個人坐著
清靜地休息   想一想無聊白痴事兒
旁邊人大叫
“做咩呀你, 休息時間你仲唔好好把握
我有 psp, ndsl 比你打, 再唔係上網是旦睇下 blog啦
快快快, 得番五分鐘咋”

一日十多小時不停接收資訊
又多又快
但又用上不夠十分鐘去消化
可能就係咁 日積月累
人先會積到個腦有病

去外地旅行有人選擇帶一本小說  陽光與海灘 輕輕鬆鬆
有人選擇早上七時報到  旅遊車上遊覽十多個景點  再直落到清晨 辛苦過返工

政府要成年人
每日暫停十分鐘  聽聽少年心底夢
我相信成年人都應該
每日停底十分鐘  想想自己心底夢
消化一下一日接收下來的一切
睡前 “典” 下床
放鬆幻想又好  思考一下都好
可能會健康呢
我點知者